一方长桌 两名观众 象山影视城艺人武晓鹏复工后的...

  武晓鹏在进行复工后的首场演出。

  2月28日,武晓鹏“闭关一月”后,重出江湖。

  武晓鹏,河北沧州人,今年24岁,韩派魔术第五代传人、“大活宝”陈进才戏法的关门弟子。他最拿手的传统戏法“三仙归洞”,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7年前武晓鹏出师,靠着这门技艺走南闯北。2016年,他在象山影视城落脚,成了一名民间表演艺人。武晓鹏还记得,2019年2月6日,正是大年初二,他早早换上演出服,象山影视城内的“喜楼”是他那几年演出的固定场所,每次上台他总会“挑衅”游客:“比比到底是你们眼快,还是我的手快。”手起手落间,还没等观众看清楚,武晓鹏指尖的小球早已不见踪影,四周一片喝彩声。那一天,他连轴演出12场。

  2020年新春,新冠肺炎疫情袭来,武晓鹏“失业”了,他很想念观众的掌声和呐喊声。

  2月28日,影视城景区恢复营业,闭关一月的武晓鹏也得以复工。首场演出的场景令他记忆深刻,那便是:一方长桌,两名观众。

  学艺,一张床一面镜子

  武晓鹏的老家是沧州吴桥,中国著名的杂技之乡。他13岁就开始接触古彩戏法,这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民间魔术,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,古称“幻术”。古彩戏法分为两种,一种是大戏法,一种是小戏法,武晓鹏表演的是小戏法。

  16岁时,武晓鹏在一间租住的房子里,等候师父一周两次传授技艺。房子的设施简单至极,里面除了一张床,还有就是一面大镜子。“每次师父来,都只教一遍,之后就全靠自己对着镜子琢磨练习。头一年里师父要观察你是不是真心学艺,能不能忍受日复一复这样枯燥的练习。如果哪天你情绪崩溃了,那对不起,卷铺盖走人。”

  武晓鹏自幼酷爱传统民间艺术,他是看着吴桥当地民间艺人的绝活长大的。一开始,父母反对他学练古彩戏法,可是见他如此痴迷,最终还是选择了支持。也正是这份坚持,让武晓鹏熬过一年多的考验期,得以成功拜师。5年后,武晓鹏出师,开始闯荡江湖。

  戏法,眼睛比不上手快

  武晓鹏说,小戏法主要是看手上的功夫,手要快。周围坐的都是观众,表演者手里的东西要变得来去自如,让观众看不出破绽,像“仙人摘豆”“三仙归洞”“金钱抱柱”“空盒变烟”“巧变鸡蛋”“平地砸杯”“木棍自立”等,都是他的拿手好戏。

  每每演出时,武晓鹏穿得都近乎极简,特别是手腕部分,他一定是把袖子撸起来的,“这样才能让观众看清楚我手部的每一个动作,体会到中国传统幻术的神奇之处。”

  一般的魔术表演只允许观众坐在正前方,武晓鹏的表演可全方位360度让观众近距离观看,有时候观众都快贴身站在他身后了,他都不恼。

  一根筷子,两只碗,三个球,双眼可见的道具,但武晓鹏表演的“三仙归洞”就是可以做到在你眼皮底下三个球来回变幻,找不出一丝破绽。“我怎么就看不出里面的门道?明明我的眼睛离道具只有30厘米。”看过武晓鹏的表演,很多游客都会有点小气恼。

  “‘三仙归洞’的秘密全在手上,一个字那就是快。历史记载的中国传统民间戏法有320套,但目前流传下来的仅有10多套。”这对武晓鹏来说,是个遗憾。

  复工,一方长桌两名观众

  因为疫情,象山影视城于1月28日闭园,接下来的一个月也成了武晓鹏“闭关”的日子。每天,他宅在宿舍里“练手”,并把精彩演出发到抖音里,与网友互动,就这样度过了一个特别的春节。

  2月28日,象山影视城开园。考虑到游客的安全,武晓鹏的演出从“喜楼”搬到了露天。当天上午10:30,新年首场演出开始,仅一方长桌,两名观众。

  “当时挺意外的,真没想到还有观众,原本以为不会有游客来。”虽然只有两名观众,但武晓鹏还是很开心的,他特意放慢了表演节奏,希望让两位“包场”的观众能看得更清楚些。

  表演结束后,武晓鹏坐在表演台前稍事休息,“我学艺的梦想就是拥有自己的舞台。今天的舞台虽然不大,但是这个梦想已经在实现中,只要我一直坚持,相信一定会拥有更大的舞台。”

  冬日的阳光让武晓鹏感受到一丝暖意,他说:“复工了就好了,一切都要好起来了。”

 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愿。记者从象山影视城获悉,除了像武晓鹏这样的民间艺人都已一一复工,目前已有4个剧组陆续返象,将于近期开拍;50余个剧组经线上对接,已达成意向;待疫情结束后,还有34个剧组要来象山看景,7个已预约好场景的剧组将投入拍摄。

  同时,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13家规上企业已全面复工,301家落户公司复工率达100%,1970家落户工作室中已有1760家复工,星光影视小镇逐渐恢复了往日生机。

  春暖花开,待你到来。

  宁波晚报记者吴丹娜通讯员吴宙洋张陆沁文/摄

我来吐槽

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