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雪,是北国的专利,一场痛快的漫天飘洒,遮盖了原野,城镇,乡村,给人们带来了别样的惊喜。居住在北国的人们是最喜爱下雪的日子,人们纷纷走进雪的帷幕中,尽情地感受雪花的爱抚,赏雪,听雪,那一刻,像是遇见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,尽情地欢呼雀跃。连连发出惊叹“原来冬天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来到了!”尽管人们还沉浸在深秋曼舞的景色里,这场大雪的突然降临,将人们的情感一下子...

 山坡林带,那是绿的海洋,波涛翻滚,浪花飞溅。我们在风浪中搏击,随着波涛的节奏起伏。退却夏日的葳蕤,载满秋实的金黄,一种富足与高贵的色彩充斥着旅人的眼眸,正与我们的人生相协和。  人生正如一场登山,美景总在前头,攀登不谓理由;也许只是为了一个高度而汗流浃背,其实最精彩的是一节一节的过程,结果并不太重要。  小窟窿梯,一个响当当的名字,我直奔你而来。绝壁...

天空中,朵朵白云飘浮着,一群大雁飞过,一会排成“人”字,一会排成“一”字。它们边飞边望着脚下的大地,嘎嘎地叫着,仿佛在说:“秋天真美,秋天真美!”  再看公园里,秋风吹过,银杏树叶随风飘舞,就好像一只只金黄色的小扇子在迎风飞舞,落在地上,就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金色地毯。地上的小草大部分都被染黄了,其中还夹杂着几丝绿色。秋姑娘边走边画,旁边的几棵小树...

记得名人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,作品如人品。虽然人生如戏台,文字如剧本,无论作者身处戏里,还是置身于戏外,作品的现实意义远远大于文学创作的本身,无关美感与创作技巧,立意所赋予作品的内涵,才是恒量作品高度的标准。作品本身给人们带来了一场什么样的视角盛宴?是否让人有感动的那一句?关键也不在于写作技巧的娴熟,而是故事本身所传达的能量与信息。是呼吁?是呐喊?是反思...

 在容若的笔下,有着无数的柔情;在他的内心,更多的是怅茫。他本以为,当他遇到第二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人,上天就会真的赐给他一段完美的爱情,然而他错了,与他趣味相投的娇妻,仅仅陪伴了他三年就匆匆离去了,这个孤独的男人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悲痛。  当每一次希翼的美好结局,都像脆弱的杯子在你面前摔得支离破碎时,你还会像从前一样满怀希望吗?曾经容若也有过憧憬,但是...

 在容若的笔下,有着无数的柔情;在他的内心,更多的是怅茫。他本以为,当他遇到第二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人,上天就会真的赐给他一段完美的爱情,然而他错了,与他趣味相投的娇妻,仅仅陪伴了他三年就匆匆离去了,这个孤独的男人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悲痛。  当每一次希翼的美好结局,都像脆弱的杯子在你面前摔得支离破碎时,你还会像从前一样满怀希望吗?曾经容若也有过憧憬,但是...

 寂静的山谷,静的只能听到我沓沓的脚步声。脚下是横七八竖大大小小的石头,我停在一块平坦光滑的石头边,想歇息一下,但石崖寒凉透心,我将手掌贴在石块上,想触摸寻找古人留下的气息和灵魂,但冰凉的石块上只有横竖的纹理和落定的尘埃,也许古人的气息已融化渗透进山石的骨髓里,成为了永恒。  穿过峡谷,天地豁然开朗,虽时值冬日,但松柏依然显现着它的苍翠和刚毅,缓缓的溪...

夜深,千家万户的灯光逐渐熄灭。一个失意落魄的人,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书写。灯光作证,微弱的灯光直抵我内心的时候,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和温润。  窗外有风,风的响声湮没了我蠕动的嘴唇,血的颜色在屋子里蔓延。我想以自己的方式告别,握紧的手却没有伸开,那里藏匿还没有说出的话。  寂静作为一种状态,即将被覆盖的时候,天籁传来语言。我听到了,那是一种叫做心灵的东西。...

记忆,苦楚的曾经,流淌在冰凉的血液里,侵蚀每一个想要遗忘的细胞;它 ,闲乘黑夜的凉风,穿透遍体鳞伤的躯体和不堪一击的心灵;它,落在每一颗拼命忘记的泪珠里,激荡起层层涟漪,弥散在泛了黄的脸庞;它,零落在每一个安静的梦,在平静的心房里掀起阵阵波涛,冲散我安然的梦;它,挽起指尖的沧桑,守护凄楚的岁月,沉淀时光的不如人意。  未来,每一个未知的明天让我们拼尽全...

简琛每日仍旧同顾晓楠一起吃饭,一起上学,一起放学,他觉得顾晓楠一切的变化都不能按照常理去推断,与其揣测不如顺其自然,毕竟按照以往的规律,顾晓楠若是和人生气吵架,特别是和自己生气的话,只要保持安静,顾晓楠就气不过三天。而恰巧简琛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保持安静,或者说长久的宛如失去生命一般的沉默。于是简琛安静地吃饭,安静地做作业,安静地上学。他并不需要怀疑自己...